爬墙小能手。

静水流深02(周查衍生/陈志天×周文暄)

这篇并不会很长,不会超过10章

直男间的恋爱要怎么写啦!不要对lo主有期待

上一篇《故人》就这样了,番外不再写了

Lofter时好时坏,经常刷不粗来好心烦orz

 

02

日子很平静地从冬天流到了春天。

周文暄对季节的变化并不敏感,但自身职业和规律的生活让他习惯留意日期。今天是3月1日,礼拜五,没有病人预约,也不需要去中心医院坐诊。他翻了翻昨天的报纸,忽然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。那是一个诉讼事件的报道,陈志天是检控官,照片上的他看起来冷静温和,眼神却是一贯地坚定。

周文暄觉得,他与从前有些不同了,但这种不同很细微,也许只是在彼此了解后的错觉。

继那次婚礼之后,他们又在别的地方遇到过几次,其中有一次两人都有时间,还去附近的酒吧坐了一会儿。

他听过一个说法,对于一个不常见到的人,你开始关注他的时候,两人偶遇的次数也会增加。周文暄知道那只是一种心理暗示,他许久没有见到陈志天了,他们工作的地方隔了几条街,遇到的几率本来就很小,何况他并没有十分关注陈志天。

这时候护士走进来,说,徐阿姨来取她的化验结果,我拿给她了。

徐阿姨是他以前的邻居,昨天来做过血液检查。老太太正带站在护士身边,戴着老花镜看化验结果,周文暄笑着说:“没什么问题,白细胞也比上个月增加了,趋近正常。”

徐阿姨习惯叫他小周,家长里短地聊了几句便要回去了。周文暄送她下楼,却在电梯里看到了陈志天。

男人拿着档案夹,盯着电梯门口显示楼层的数字出神。周文暄注意到,他头发比从前长一些了,整个人也显得柔和了不少。

陈志天接手的案子是一起商业诈骗案,与此牵连的一家公司在这幢楼上办公。他知道周文暄的诊所也在这里,甚至连楼层都记得。电梯在36楼停下的时候,他有那么一瞬间想走出去,又觉得自己有些莫名其妙。接着电梯门开了,他看到了周文暄。

周文暄似乎也是有些意外:“陈律师?来这里做什么?”

“案子的事。”陈志天扬了扬手里的档案夹。 

“哦,辛苦。”周文暄点了点头,他注意到陈志天的嗓子哑得厉害,眼眶也有些发红,“是不是生病了?”

“感冒吧。”陈志天背过身去咳嗽了一声,“抱歉。”

周文暄微微皱了一下眉,说:“等下去我的诊所,我帮你看一下。”

“不用,只是感冒而已,过一阵子就会好,”陈志天笑着说,“同事还在楼下等我。”

周文暄想了想:“那你下班后过来,我在诊所等着你,最近感冒好像都比较严重。”

陈志天只好笑着答应,医生看到病人,大约都会有这种责任感,出电梯的时候周文暄还不忘叮嘱他最近少抽烟。

在回律政署的路上,陈志天接到了Megan的电话。Megan以前从来不在工作时间找他,这次打电话却为了说一些“晚上吃什么”“几点回来”这样的琐事。

陈志天告诉她今天会回去的晚一些,Megan说好,又有些不经意地问:“什么时候去见见我爸妈?”

陈志天想了想,说:“下个月吧,这个案子完了我就有很多时间陪你。”

女孩在电话那头应了一声,过了一会儿又问:“你害怕结婚吗?”

陈志天笑起来:“我为什么会害怕结婚,亲爱的你怎么了?”

Megan说:“没事,你好好工作,我挂了。”

陈志天觉得有些莫名其妙,但也没时间深究她到底为什么问这些。

那个案子本是一起简单的诈骗案,犯罪证据也很明确,但背后却牵涉出了不少陈年旧事,让案子变得很难处理。律政署加班开会到很晚,陈志天又留下来整理完了法庭上用得到的全部材料。

一到晚上咳嗽就变得严重起来,陈志天这时才想起白天的事,他看了一下表,已经九点多了。他想给周文暄打个电话告诉他不去了,却发现自己还没有他的号码,于是决定开车过去看一下他还在不在诊所。

电梯停在36楼,出了电梯左拐,就是周文暄的诊所,门没有关,里面还开着灯。

护士已经回去了,诊疗室只有周文暄一个人,坐在桌前看一本病例。看到陈志天,周文暄对他笑了笑,说:“我以为你不会来了。”

“手头的事有点多,忘了时间。”陈志天有些歉意地看着他,“本来要告诉你明天再过来,却发现没有你的号码。”

周文暄从桌上拿了一张名片,递给了他,又指了指旁边的椅子,说:“坐吧。”

周文暄大致看了一下,他只是普通的感冒,有些发烧,外加急性咽喉炎。陈志天摆摆手:“很快就会好,不用理会它。”

“病人都像你这样我的诊所就开不下去了,”周文暄笑着说,“你负责的案子什么时候开庭?”

“3号,后天。”陈志天不知道他为什么问这个。

周文暄点点头:“输液吧,来都来了。再过两天还会严重,到时候怎么上法庭。”

由于护士不在,什么都是周文暄亲自来。

男人的手骨节分明,手指修长,指甲整齐圆润,好看得很。陈志天尽量移开自己的注意力,抬头看了看时间,给Megan发了条短息。收起手机来的时候又问周文瑄:“这么晚不回家,不用给太太打个电话?”

“我离婚了。”周文暄淡淡地说。

陈志天愣了一下。他早该想到的,从货架上拿的方便速食,深夜也不关门的诊所,没有戒指的无名指。陈志天觉得像是有什么东西哽在喉间,他又猛烈地咳嗽起来。

周文暄起身倒了一杯水,放到他旁边的桌子上。陈志天却不喝,抬眼看着他。

周文暄笑了一下,说:“与那件事无关,至少没有直接关系。”

陈志天沉默了很长时间,他觉得自己头痛得很,嗓子痛得很。周文暄就坐在旁边的椅子上,安静地看着窗外的夜色。

输完液陈志天本是想回去的,只是家离这里有些远,他也有些累,就干脆睡在了这里。

周文暄睡在隔壁由一间病房改装的卧室,半夜的时候他过来看过陈志天一次,试了试他额头的温度,已经不发烧了。

其实陈志天是醒着的,他刚刚收到了Megan的一条短息,内容有些长,但主要意思就是“分手”两个字。

他刚把手机放到枕下,就听到周文暄进来了。或许是不想让周看到自己情绪失控,或许是别的连他自己都说不上来的原因,他没有睁开眼睛。

周文暄却没有离开,过了片刻,他问:“你怎么了?”

病床上的人睁眼看着自己,带着些茫然,周文瑄又说:“看你一直皱眉,我以为你不舒服。”

陈志天坐起来,说:“我刚刚失恋了。”

房间没有开灯,对面大厦上的灯光照进来,勾勒出周文暄脸部的轮廓,他站在床前,微微抿起了唇。

“也算是同病相怜了。”陈志天勉强笑了一下,声音低低的。

“是。”周文暄在床尾处坐了下来,没有再说什么。

过了一会儿,陈志天下了床,说:“对不起,我出去抽支烟。”

走廊的温度要比室内低一些,不知哪里开了窗,初春的冷风吹进来,陈志天觉得清醒了许多。看到短息他是疑惑的,但又觉得在情理之中,他曾经想过他的无趣和忙碌也许会让Megan无法忍受,现在这一天终于来了。

回到病房的时候周文暄已经回去了,床头开了灯,还有一杯刚倒好的水。陈志天想,医生真是一个让人心生依赖的职业。周文暄是淡漠清冷的,但在这样的外表之下,却是悉心又温和,比自己不知好了多少倍。然而这样好的男人,却也离婚了。

第二天早上陈志天觉得好了很多,周文暄还是给他开了些药,笑着说:“炎症不好,会咳嗽许多天,你不想在法庭上边咳嗽边揭发别人的罪行吧?”

两人都没有再提昨晚的事,其实熟了之后,陈志天常看到周文暄笑,那样一个严肃的人,笑起来的时候就像刚刚消融的冰雪,带着煦暖的微光。

那个女孩在送给周文暄的折纸玫瑰里写,周医生,你今天一共对我笑了五次。

陈志天也下意识地去数这次见面周文暄对自己笑的次数,一共四次。

 

评论(26)
热度(37)
© 北冥大胖鱼 | Powered by LOFTER